“时尚炸弹”卡戴珊家族为什么总是充满争议?

24k88手机版

2018-10-26

  卡戴珊家族在时尚业影响力的不断扩大、引发争议的过程,让人们无限接近社交媒体的本质。   KendallJenner近日在《LOVE》杂志发表的一席言论引发模特同行集体声讨。 为庆祝创刊十周年,《LOVE》杂志在Instagram账号发布了一张KendallJenner半裸上身的照片,然而引起争议的并不是她的照片,而是该贴配文KendallJenner接受采访时的一段发言。

  她在采访中称,“从一开始入行我就对我选择的工作十分挑剔,我从来都不是那些一季走30场秀或怎样的女孩,她们有很多权力,但是在模特事业外我还有其他无数工作,这些加在一起让我招架不住,想要退却。

”  该贴发布后立即在社交媒体上引发声讨,KendallJenner的发言显然触怒了她口中的“那些女孩”,即那些一季走几十场秀的模特。

俄罗斯模特DariaStrokous立即在Instagram发文称,“不管那些女孩做什么,她们都是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努力赚钱养活自己和家人。 顺便一提,是70场一季(不是30场),而我们对‘那些女孩们’非常骄傲。 ”  MarineDeleeuw等模特则表示大量走秀本就是模特这门职业的一部分,而大部分模特一季走几十场秀也是为了经济独立。 模特AmberWitcomb写道,“虽然这是很大的压力,但它也是这份工作的一部分。 如果我们拒绝很多工作,我们的模特生涯也无从而来。

”  模特TeddyQuinlivan则称,“只有走很多秀才可以让你赚到足够钱来还欠模特公司的钱,然后从模特公寓搬出去……模特不只是来自卡拉巴萨斯(美国加州富人区城市),他们来自索马里,西伯利亚,中国的小城,田纳西州。

”她还发布了一系列超模的秀场照片,如KateMoss,CocoRocha和JourdanDunn,强调即使这些人成为备受追捧的超模后仍然尽可能多地走秀,参加时装秀是一种荣幸。

  KendallJenner发言人和其本人在事后发布声明澄清,这段话在从上下文中抽离的时候意思被扭曲,并非KendallJenner本意。 她意识到很多模特一季走80场秀,从而塑造了自己的职业道路,她们实际上拥有更多权力。 她钦佩这些女孩的毅力和专注度,她的原意是称赞。   不过,此事件的负面影响早已快速蔓延,再次引发人们对模特这门职业关注,而模特问题一直都是时尚行业的敏感问题。

去年,模特权益和健康问题就曾在时尚行业内部引起过一轮热议。 有分析指出,随着2019春夏时装周即将到来,引起模特同行排挤的KendallJenner本季的表现将被密切关注。

  事实上,这也并非KendallJenner首次陷入敏感话题。

去年4月,KendallJenner参演的百事可乐广告就陷入种族歧视危机。 KendallJenner在广告中出演一个正在外拍的模特,当游行的队伍经过窗前时,她看到一名亚洲男人,随即停下工作加入了游行队伍,并把她的假发随手扔给她的黑人造型师。

  该短片涉及严重的种族歧视和刻板印象,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强烈抵制,也令KendallJenner一度陷入身份危机。

卡戴珊家族真人秀《与卡戴珊一家同行》记录了她事后因此陷入抑郁和恐慌,并表示拍摄的时候没有意识到可能会伤害到别人,如果早知如此,绝对不会拍摄这支广告。   但批评观点认为,KendallJenner一再陷入敏感事件,体现的是其对优越身份的不自知,以及与影响力不匹配的受教育程度。

事实上,卡戴珊家族的优越身份一直是网民对其的攻击焦点。 上个月,年仅21岁的卡戴珊家族最小女儿KylieJenner凭借个人美妆品牌KylieCosmetics登上《福布斯》美国“白手起家”女富豪榜单,以约9亿美元净资产在榜单上排名第27,并成为《福布斯》杂志最新封面人物。

  是否符合“白手起家”这一定义成为社交媒体针对此事件争议的焦点。

根据时尚头条网早前报道,由于中英文翻译差异,福布斯这一榜单名称的“Self-Made”实际上更接近于“独立奋斗”。

  有分析认为,卡戴珊家族最初的知名度主要来源于父亲罗伯特·卡戴珊为美国著名的辛普森杀妻案担任律师的经历,以及十年前开播的真人秀节目《与卡戴珊一家同行》。

而KylieJenner将自己对美妆的兴趣发展为一门卡戴珊家族此前并没有涉足的生意,的确符合“Self-Made”,也进而体现出Z世代年轻人的强大执行力。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得益于家族影响力和丰厚的启动资金,KylieJenner的美妆品牌比很多小众品牌站在了更高的起跑线上。 通过分析KylieCosmetics的商业模式也不难发现,该品牌的供应商包括孵化了Colorpop的SeedBeauty集团、承包了各明星电商业务的线上电商与服务运营商Shopify,卡戴珊家族的影响力在打通供应商关系上发挥了不小的作用。

  此外,KylieCosmetics一直被认为与姐姐KimKardashian个人美妆品牌KKWBeauty存在竞争关系。

但事实上,卡戴珊家族再清楚不过的是,协同效应才是该家族在时尚娱乐行业竞争力不断加强的原因。

正因如此,KylieJenner与KendallJenner合作推出Kendall+Kylie时装线,大姐KourtnKardashian与KylieJenner也推出合作美妆系列。   值得注意的是,与KylieJenner类似的名人二代近年来越来越受时尚界追捧,但争议也越来越大。 VictoriaBeckham的儿子ooklyn初出茅庐就受邀为Burberry拍摄广告,就引发摄影师行业围剿。

  这股趋势还特别体现在模特行业。

超模CindyCrawford之女KaiaGerber顺理成章成为模特新星,还与KarlLagerfeld推出合作系列,同样受到KarlLagerfeld青睐的还有JohnnyDepp与VanessaParadise之女Lily-RoseDepp,后者不仅登上ChanelT台,还成为广告面孔。

盘点当下最火的模特,AdwoaAboah的母亲是与摄影师JuergenTr交好的摄影师经纪,EdieCampbell的母亲是摄影师SophieHicks。

Dolce&Gabbana则从2018春夏系列时装秀开始将大批星二代请上T台。

  从权力结构的角度来看,这正是一种延续。 处于优越位置的精英将优越的权力传递给第二代,以稳固自己的地位,从这个角度看,整个时尚业近年来兴起的“民主化”或许是一个伪命题。   在相对封闭且缺乏公平竞争的时尚行业,来自东欧小镇、每一季靠走80场秀才能养活自己和家庭的模特,或是籍籍无名、缺乏宣传预算和启动资金的小众设计师品牌需要跨越极高的门槛。 相较之下,星二代的知名度和人脉资源让他们拥有了进入时尚行业的特权,而优势资源的集聚又激发了更高的可能性。   吊诡的是,依靠争议、丑闻获得社交媒体影响力的卡戴珊家族似乎从未真正受到敏感事件的负面影响,反而令EMV(EarnedMediaValue)即赢得媒体报道价值不断飙升,身价水涨船高,然后像KylieJenner这样,依靠社交媒体影响力赚更多钱,比同龄人更早地成为亿万富翁。   社交媒体正在不知不觉中弱化了是非对错,因其根本逻辑是流量为王,而流量总是涌向最夺人眼球的热点。

与此同时,时尚行业却开始意识觉醒,更多地关注价值观。 而这场流量与价值观的博弈将决定时尚界未来将走向何处。